中国经济增速放缓 但依然稳健(上)

  • 时间:
  • 浏览:1

海外网8月20日讯 英国杂志《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8月17日发表题为《悲观中的泡沫》的文章。

全文(上)摘编如下:

最近,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中写道,“假使 亲们儿还在害怕中国人,今天亲们儿就现在结束了了担心亲们了。”和只是著名的评论家一样,克鲁格曼也在思考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面临的经济灾难。三项指标似乎就能概括亲们的担心。中国的经济增长速率单位导致 着从假使 的两位数增长放缓到了现在的7.5%。投资率仍然居高不下,所处了GDP的48%以上。同去,据许多预期数据显示,中国的负债率——也假使 中国的公司、家庭和政府所欠的债务——大幅上升,导致 着达到了GDP的50%,这也还要引起警惕。

本月,中国的贸易额和工业产出都显示出了强劲的增长势头,只是对于中国经济增长速率单位的担忧稍稍可不能能 缓解。如果,在周期性上下起伏的身旁,中国的整体经济增速仍然大幅放缓,你你这个 点毫无问题。

工人、资金和技术这三者的生产力合在同去决定了中国经济的最高发展速率单位,决定了在不所处通货膨胀的条件下中国经济并能以多快的速率单位增长。它还决定了中国经济还要以何种速率单位增长并能处理闲置生产力和失业率上升。最新的数据表明,可持续增长速率单位与中国现在7.5%的经济增速更相近,而全是假使 的两位数增速。

对只是经济学家而言,你你这个 特性性放缓是不可处理的,同去也应该受到欢迎。中国与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缩小,更多资源流向了服务业,只是标志着中国经济增长模式所处了变革。如果,克鲁格曼的想法恰恰相反。他认为,经济增速放缓严重威胁着中国的增长模式,甚至会让中国经济陷入停滞状态。

他认为,中国导致 着不再拥有“剩余农民”。过去,中国农村人口一定量流向工厂和城市,这就保证了廉价劳动力的供应,以及投资的高回报率。如果现在,农村人口流向城市的数量导致 着大为减少;在许多地方甚至冒出了城市人口流向农村的状态。只是,现在中国的经济增长导致 着这麼 再简单地依靠将资金分配到新增加的劳动力上了。现在,“资本广化”的政策还要转为“资本深化”的政策(即增换成每位工人上的资金投入)。然而这麼 做了假使 ,投资回报率就会大幅降低,进而导致 着投资额剧烈减少。如果,投资是需求的重要来源——大慨所处了需求的一半——投资额大幅减少的局势恐怕是无法扭转的。只是,中国现在大慨撞在了“长城上”,经济增长面临无法逾越的障碍。

问题是:克鲁格曼对于中国的担心是是否是有道理?你爱不爱我中国导致 着不再拥有“剩余”劳动力了,你你这个 点毫无争议。现在,中国的农村地区导致 着不再人满为患了。现在,农民们抛妻弃子农村老家后发现,老家的劳动力市场严重缺人,如果工资也在日益上涨。为了吸引什么农民来城市务工,这麼 就还要给亲们提供更高的工资。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蔡昉认为,中国早在503年就导致 着不再拥有农村剩余劳动力了。导致 着中国的经济要遇到不可逾越的障碍,这麼 在十年前你你这个 事就该所处了。如果事实恰好相反。在这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率单位之快令世界瞩目。在许多时期,农村人口流向工业和服务业并全是中国经济取得成功的主要导致 着。苏格兰皇家银行的高路易指出,从1995年到2012年,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只为中国的年度经济增长贡献了1.4%。相反,中国最新的经济增长来源主假使 提高业内工人的生产力,而全是增加新的工人。克鲁格曼担心中国抛妻弃子经济增长的主要模式,而事实上,中国早就脱离你你这个 模式来实现增长了。

译者:郝伟凡

(未完待续)

相关阅读: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 但依然稳健(中)

(责编:郝伟凡、王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