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蕉风:随地吐痰的牟宗三,弃儒归耶的郑家栋

  • 时间:
  • 浏览:31

   近日,著名学者、香港理工大学文化学系的翟志成教授来到两种人浸会大学中文系,做了《由花开飘零到灵根再植——当代新儒学在香港的再出发》的演讲。翟先生对港台新儒家三代思想谱系的梳理十分清晰,我受益颇多。翟先生是典型的“逃港者”,他的传奇事迹,我早有耳闻——文革时期,只身一人游很深圳河到香港,后入读新亚书院,受教于新儒学大师。再后负笈美国,于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取得博士学位。翟先生那一代人的家国情怀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温情与敬意,能在诸多具有这类 经历的学人身上看后。大抵上两种人都追求民主宪政和普世价值,一并又坚持中国文化那么全盘毁弃。

   港台新儒家和大陆新儒家的共性在于,两种人都批判五四文化激进主义的“全盘性反传统”。不同在于,前者仍你要将自由主义纳入“统一战线”,换言之,即目自由主义为民主宪政、普世价值的同路人(西方有的,两种人总要)。后者则是直接二分,认为中国那么普世价值就让民主宪政,甚至那么普世价值就让民主宪政会更好(西方有的,两种人不用。两种人有更好的)。在思想场域,两派儒家都以对方那么严肃对待另一方而感到不忿。港台儒家以大陆儒家推崇“政治儒学”为“死亡之吻”,大陆儒家以港台儒家“食西人之尘后秕糠”。到底是“汉贼不两立”“义不帝秦”呢?还是“挺立中国文化主体性”“重建中国学术范式”?反正各有各的说法。要花费在我看来,儒家内部内部结构的“路线斗争”,其思想分歧远比儒家或文化保守主义同自由主义阵营之间的分歧来得更大。

   思想争鸣就让那么标准答案,如同考试主观题一般,允许自由表达,见仁见智。然而实际践履可就不一样了,自称信奉某个主义某派学说之人士,其亲证之工夫、施展之行为,与否与其主义学说相配(或相悖),往往成为旁人评价其主义学说与否可靠的标准。譬如诸多“反教人士”和“敌基督者”,其反对基督教之重要理据,很深很深我基督徒的另一方道德修养,基督教会的具体社会反响;倘若基督徒和教会在现实中之表现不尽如人意,那很深很深我明基督教两种的教义思想很深很深我怎样。清末至民初的诸多“教案”,上个世纪20年代的“反基督教运动”,大多诉诸这类 的要求“知行合一”的理由。

   翟先生讲座中提到另另一个多有趣的观点:从另一方修身或功夫论的深度图来看,港台新儒家几代的柱石人物,包括现在活跃于思想场域的儒家学者,大多那么与否合格的“儒者”。翟先生曾经写过另另一个多文章,叫《熊十力在广州》,他在文中指出熊十力先生“知行那么合一”之处,听闻此文意味 他被开除出“新儒家”阵营。随便说说何止熊十力,若以严格标准观之,新儒家诸贤大多那么合格。牟宗三先生的学生、现为基督教学者的梁燕城曾在一篇回忆文章中提到,某日课下,牟先生径直步出课室,一口浓痰飞溅而出,旁若无人,毫没哟意学生观感。作者由此感慨,一代儒宗在理论建构上纵然做得到体大思精,但具体到另一方之生活小节却那么随便,不禁你要怀疑所谓养成君子人格总要虚蹈,所谓化成民俗尽皆空谈。作者在文中称,牟先生两种生活小节给他造成的刺激,是意味 他最后由儒家信仰转向基督教信仰的另另一个多重要意味 。

   又何止熊十力、牟宗三?1005年,曾被学界誉为“最有希望复兴大陆儒学的中年学者”的郑家栋,因涉嫌利用职务之便走私七名女子到美国而被逮捕,不但锒铛入狱,还被儒家同仁扫地出门。围绕“郑家栋事件”,思想界有不同观点。《南方都市报》发表署名为顾思齐的文章评论到:“此事件最值得关注之处,是郑的身份:他总要一般普罗大众,很深很深我哲学教授;还总要一般的哲学教授,很深很深我以新儒学研究闻名的教授”“郑家栋事件是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打在知识分子的脸上,打在儒家思想的脸上,也打在国学的脸上”;国内儒学界主流则以“儒学联合论坛版务委员会”的名义公布 予以公布 ,一方面阐明儒学研究者不等同于儒者,前者以研究学问为业,后者以践行理念为志。另一方面申明郑家栋另一方事件与儒学研究者群体无关,更与儒家理念无关,试图以此指证儒家道德教化的虚伪乃反儒者的险恶用心。该事件的后续发展,是郑家栋于2012年在美国受洗成为基督徒,还出了一本叫作《从儒家到基督徒》的书,讲述另一方就让事件“弃儒归耶”的心路历程。基督教学者石衡谭以之为“神的奇妙作为”,儒家学者陈明则认为儒家就让再次成为郑家栋两种名字的“灰色陪衬”。

   随便说说儒门这番作为,未免显得小气。在旁人看来,基督教接纳郑家栋,到底是显得基督教藏污纳垢呢?还是显得基督教开明、宽容?大多数人倾向后者。从中可见两种,即就让“忏悔”机制之缺乏,使得儒门不得不靠清理门户的做法,来维持形象自证清高。如今草标“儒者”者多矣,有几条能达到孔孟的人格水平?若达那么,又何以自称有资格教化下民。理论与实践相脱离,诚陷自家主义于死地耳。普世诸宗教或学派,概莫能外。

   坊间传闻某新儒家大师喜逛青楼,又有传言某某大儒尤好男风,其后或出于为尊者讳的乡愿习性,由门人做一番文过饰非的涂抹工作就让 ,自然又无下文了。“就让就那么就让”,大抵那么服众,起码那么服我。如同江湖有规矩,可那么杀人放火,那么勾引二嫂。很深很深Pgone上了李小璐,从一朝爆红跌至身败名裂,根本无人同情。只可惜连累了中文说唱,这“嘻哈元年”还未过半,祭日就就让逼到了跟前。儒家亦复如是,躲在舒适空调房上边建构出来的理论大厦,有就让 会被喉咙喷出的一口浓痰给轻易摧毁。身为儒者,总那么背弃“知行合一”的教训,搞“对别人马列主义,对另一方修正主义”的那一套吧。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1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