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銀行發展初現困境

  • 时间:
  • 浏览:1

  此前老会 低調的微眾銀行如今走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上。先是與招商銀行就身份驗證系統介面出先矛盾,雖然事後雙方發表聲明表示仍將尋求战略战略合作,然而招行卡綁定不了微眾銀行的事實仍未改變,隨後,上任只能一年的微眾銀行行長曹彤被曝辭職,不免讓人擔憂,微眾銀行将会是民營銀行到底發生了什麼?

  ■事件

  微眾銀行的不順利

  微眾銀行老会 處在輿論的關注當中。作為首批五家民營銀行之一,今年1月18日正式開始試營業的前海微眾銀行開業最早,可謂是中國首家互聯網民營銀行,而其大股東騰訊坐擁史上最龐大的社交網民群體,也給微眾銀行的發展帶來了無限的想像空間。

  不過,微眾銀行的發展之路似乎並非順風順水,比起該行8月15日低調上線的首款民營銀行APP“微眾銀行”,近期兩大關於微眾銀行的輿論事件似乎顯得更加高調。9月6日起,招商銀行關閉了微眾銀行通過深圳人民銀行金融結算中心的“核身”(驗證身份系統的介面)介面,直至記者發稿時,招行卡仍然無法與微眾銀行APP綁定;9月10日,微眾銀行上任只能一年的行長曹彤宣佈辭職。

  ■疑問

  1分流銀行存款?

  對於招商銀行關閉微眾銀行通過深圳人民銀行金融結算中心的“核身”介面,雖然雙方在9月9日晚間發佈了一則內容簡單的“和好”聲明,而是截至記者發稿時,招商銀行儲蓄卡仍然無法與微眾銀行APP賬戶綁定,並在綁定銀行卡時出先“暫不支援招行卡,建議換有些銀行卡重試”的錯誤提示。

  對於招商銀行關閉微眾銀行核身系統,招行的説法是基於安全考慮,不過有業內人士告訴京華時報記者,安全而是一個藉口,微眾銀行對傳統銀行存款帶來的流失将会是一個重要原因着,類似此前餘額寶對銀行活期存款的分流。

  2高管水土不服?

  對於曹彤的去職,儘管目前尚没得當事人被委托人接受記者採訪将会對事件作出説明,不過京華時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了解到,曹彤近幾個月幾乎未出先在公司,另有媒體報道,早在一個多月前,微眾銀行下發的一份外部文件中,本由行長簽字的地方,簽名就變成了微眾銀行監事長李南青。

  對於曹彤的離職,有分析人士認為,是因為傳統銀行人士對互聯網金融水土不服。不過,京華時報記者從廈門金圓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證實,剛剛辭去微眾銀行行長職務的曹彤,將負責組建“廈門國際金融技術有限公司”和“廈門國際金融資産交易中心”兩家新型互聯網金融公司,事實上,曹彤仍然没得離開互聯網金融行業,而是,也難以推論“水土不服”。

  ■分析

  只能遠程開戶制約業務發展

  事實上,將微眾銀行推向輿論關注點的兩件事情,背後都體現了民營銀行當前發展的困境。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京華時報記者坦言,微眾銀行與招商銀行因為代扣介面出先的矛盾,本質上還是民營銀行業務受限導致的,而這一受限恐怕還要從遠程開戶遲遲無法實現説起。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微眾銀行身為“互聯網銀行”,但無法被委托人給用戶開戶,而要依靠有些銀行的銀行卡給用戶做身份驗證,給用戶的僅僅是線上的弱電子賬戶。

  事實上,微眾只能靠有些銀行的銀行卡方能導入用戶流量,靠銷售與有些金融機構战略战略合作的理財産品過活;微眾銀行上的理財産品大多是與保險等有些金融機構战略战略合作推出的。

  “弱電子賬戶只能存款,微眾銀行當前只能做成了直銷銀行,僅僅支援同名賬戶的轉賬和購買理財産品,APP內買理財的錢都是從銀行流出的,對銀行存款形成了遷移,導致招商銀行以安全為由掐斷代扣介面。”上述業內人士表示。

  民營銀行創新應更多被鼓勵

  只能吸收存款而是一個制約,微眾因為不够風控能力的積累,在人臉識別遠程開戶未放行的状况下,貸款類業務又没得土办法 大規模開展則被視為是第二個制約。一位民營銀行人士告訴京華時報記者,相比阿裏係的網商銀行,此前已經在小微企業和小額信用貸款上有過嘗試,積累了一定的客戶和風險控制能力,而微眾銀行不够這樣的數據累積。即便是在個人信貸方面,由於騰訊積累的數據以社交類數據為主,社交數據直接用於金融類業務仍有風險,而是微粒貸推出後,老会 不敢大規模放開。目前而是通過“白名單”機制篩選出所謂最符合“微粒貸”客戶定位用戶。“面對一系列發展困難,滿懷抱負到來的曹彤和有些一大堆從傳統金融機構到來的精英們,辭職也許不難理解。”上述業內人士頗為無奈地表示。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認為,未來監管層在政策和業務上應該更多鼓勵民營銀行創新,比如遠程開戶、互聯網交易或結算。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宗良指出,未來还要給民營銀行更好的發展空間,使其走出一條特殊的、具有市場化背景的發展道路。

  ■名詞解釋

  所謂代扣業務,一般是客戶以前與商戶簽約,授權發起的,除了扣款週期固定外,更重要的是都是小額交易。因為一般状况下,此類業務由商戶發起扣款,發卡行無法通過常規手段核實客戶身份,若支付機構没得正常和銀行建立有傚法律關係,隨意將代扣介面應用於有些大額交易場景,將對客戶的資金及賬戶資訊安全帶來較大的隱患。

  京華時報記者 馬文婷